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顶点小说网 www.223wx.com,最快更新冠绝山水最新章节!

    马克尔斯缓缓坐下,突然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,他用微弱的声音叫道:“李兄弟,请、请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李草根一愣,心想原来他早知道自己在附近,不知什么时候发现的,当下跑过去搀扶,说道:“你怎样了?”

    马克尔斯道:“麻烦你扶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李草根点点头,扶着他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马克尔斯从抽屉取出一些药丸,用水吞服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红润。

    李草根道:“你上床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马克尔斯没回答,拿出纸笔,在白纸上写了几行字,塞入一个信封,又打开墙角的铁柜,取出一个青铜盒子,递给李草根,道:“李兄弟,麻烦你连夜赶回笔架山,把这盒子和这封信交给章清贺堂主,一定要亲手交给他!切记切记!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草根有些困惑,迟疑一会,道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收好信封和铜盒,又道:“既然这样,我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马克尔斯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李草根笑了笑,转身出门,连夜回到总部,交给章清贺,又匆忙赶回饶平百货铺。

    对于发生的一切,李草根很好奇,但也没有多问,只是埋头做好自己的本分。一周之后,他回到了总部。

    光阴匆匆,年底到了。

    这一年选出了五十名后备弟子。本来李草根和孙小强都可以进入的,但有一个派工父亲是有钱商人,花了一百万文钱走后门弄关系,最终李草根被挤掉。

    孙小强如愿以偿,只待再接再厉,成为正式弟子。

    李草根本来就没想过能这么快升为后备,也便没什么失望之情。

    接着,过年了,李草根长大一岁,十六岁。

    帮里很多人都放长假,李草根被安排值班,假期较短,只有四天。

    放假期间,他本想和李老太出去走走,但老人家却宁愿呆在房子里多睡会。

    李草根自己一人信步在汕头闲游,看潮剧,观小品,尝美味年货。傍晚的时候,他来到鮀浦,在饭店吃了两碗牛肉丸粿条汤,之后,走到大学路的“汕头太学艺苑”附近。

    “汕头太学艺苑”座落在海滨城市汕头的西北区,占地面积极广。

    它附近一带有大片草地,许多游人喜欢到那里散步闲聊。虽然天气稍冷,但空中明月高挂,温馨浪漫的月光轻轻洒落大地,夜色甚是优美,许多人都从家里出来。

    李草根在草地上坐了一会,感觉太吵,便往人少的地方走。弯弯转转,不一会儿来到一片空旷的碧绿田地,他漫无目的地走着,过了田地,是杂草丛生的荒野,眼望过去,一片凄凉。

    李草根暗想:“太学艺苑是潮汕武林的大帮派,总部建得雄伟壮观,想不到在它后面有这样一个荒凉之地。再走一阵,李草根看到前面怪石嶙峋,道路坎坷不平,正想调头回走,突然听到怪石后面传来阵阵声音,在这荒凉之地,午夜时分,听来颇感诡异。

    李草根有些好奇,便轻手轻脚行近,从一块巨石后悄悄伸头望去,看到有几个人正在挖掘土地。

    有的用铁锄,有的用铁铲,有的用钢刀,有的用铜枪,不一会就挖出大堆泥土。

    那几个人皆是武林人士打扮,看上去并非普通农民。

    旁边有个四十岁的汉子,衣服华贵,叉着手站在一旁,不时催促几句:“快快快!”

    估计是他们的头儿。

    华衣汉子喊道:“手脚放利落!挖到的话,门主重重有赏!”

    李草根心想:“他们原来在挖宝物,不知是什么东西。嗯,看看热闹。”

    他摸了摸肚子,心忖:“怎么感到饿了?早知道多吃一碗牛肉丸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挖工停下铁锄,抬头道:“还挖吗?”

    那个华衣汉子满脸不高兴,望了望大坑,道:“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他走到一块大石旁,双手伸出按住石头,用力一举,把那少说也有两百斤重的大石提起,向左移动三米放下。他转过身,指着石头原来所处之地,道:“挖这里。”

    那六个人便跑到那处,动手快速挖掘。

    李草根数了数,发现土地上有五个大坑,估计都是他们挖的。

    有个挖工道:“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如果是假的,那我们一伙人就白受罪啦。”

    那华衣汉子道:“这是不久前一位高人在一本古书里看到的,除非有人捷足先登,否则,应该就在这里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:“总之,这是门主的命令!大伙努力就是!”

    突然,叮,坑里传出一下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华衣汉子叫道:“停!”

    他纵身跃进那坑,抓了几下,发现一个铁盒,双手发力一搓,弄断锁头,打开一看。里面有一条银色链子,几小块黄澄澄的东西,好像是黄金。

    李草根暗道:“终于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谁知那华衣汉子随手把盒子扔掉,说道:“再挖!”

    众人继续苦干。

    又过一刻钟,突然锵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有个人马上弯下身子,疾速扒掘几下,很快从地里抓起一个铜盒。

    华衣汉子连忙接过,放在地上打开一看,见到里面有一个古香古色的瓷瓶,轻轻转动瓶口木塞,取下,阵阵香醇的气味立即弥漫四周,令人精神大爽!

    华衣汉子神情激动,颤抖着声音说道:“没、没错!这、这就是‘佐真小灵丹’。”

    李草根心中一动,他记得在“韩逸书籍大馆”里看过这个名字,据记载,这“佐真小灵丹”乃是春秋战国时代文种所制,文种大夫才华横溢,武功卓绝,和范蠡一起帮助越王勾践复国雪耻。这种灵丹对修习“阴阳正负同体内功”大有裨益,比如:寒热修体元功,九阴九阳玄功,白黑升落奇功。

    每次一颗,功效维持半年,对于修习者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,修炼一年,可抵五年。虽然这些只是传说,但正所谓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不少人还是挺向往这类奇药异丹的。

    不过,它只对这类型的修炼者有用,其他的内功修习者若是吃下的话,没什么意义。比如,韩逸学派就没这类型的功夫。

    突然,一条人影从远处飞泻而来,速度快得令人咋舌!

    那华衣汉子只觉眼前一花,右手震动,小瓷瓶已经被人抢走。

    众人一望,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的俊雅男士。

    华衣汉子脸色铁青,道:“原来是上海‘浦东公子’,为什么无故抢我的东西?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“浦东公子”徐海毅,他笑道:“王组长,多谢你们了,我在那边等了好久,总算没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那华衣汉子叫王锤,是庐山派的骨干,听到对方这样说,怒气更盛,喝道:“想占我的便宜,没这么容易!上!”和手下一齐发动,扑向浦东公子。

    那浦东公子轻轻飘开,道:“我们无怨无仇,何必拼命?这小灵丹我笑纳了。”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王锤大急,知道对方轻功了得,一旦发力奔跑只怕追不上,当下破口大骂:“原来鼎鼎大名的浦东公子是个鼠辈,专门做偷鸡摸狗的事。一遇到危险,打不过就逃之夭夭。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,浦东公子森然转身,眼中射出杀光,沉声道:“你出言不逊,真的要逼我下毒手?”

    王锤不答,跟其他人扑出攻敌。

    浦东公子徐海毅冷哼一声,单掌接敌,十招过后,徐海毅高声道:“你我两派素无仇隙,本公子才一再忍让,否则你们早血溅大地!这小灵丹是无主之物,谁都有权获得,你们既然保不住,就该面对现实,何必苦苦纠缠?”

    他单手迎敌,虽然以一敌七,仍然气定神闲,丝毫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李草根武动低下,但也看得出徐海毅是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这时,有两个人快步奔来,其中一人叫道:“各位朋友,紫峰清派严朔方有礼了!”

    徐海毅心中一凛,左手划了一个半圆,逼退敌人,飘后五米。

    王锤等不再追击,停下手来。

    徐海毅道:“原来是揭阳紫峰清派的严副堂主,徐某还礼了。”心中却大为不快,不知道对方来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王锤也跟严朔方打了招呼,心想今晚的事只怕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严朔方介绍道:“这是本帮的曹耀曹课长。”

    曹耀向众人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严朔方道:“各位高士难得来一趟潮汕,何不到本帮喝杯薄酒,吃顿便饭,各位若肯莅临,紫峰清派不胜荣幸!”

    王锤等心知肚明,知道严朔方是为“小灵丹”而来,它对紫峰清派的寒热修体者大有作用。

    徐海毅扫望四周一眼,道:“在下还有事,不便久留,他日再去拜访!告辞!”

    他认为,越等下去情况就越不妙,立即转身向西奔去!

    倏地人影一闪,严朔方挡在身前,叫道:“且慢!”

    徐海毅道:“请借过!”一掌迅捷拍出!

    严朔方暗中运气,快速举手相迎!

    啪!一声大响!

    两人身子晃了晃,各退两步。

    严朔方暗道:“这浦东公子果然名不虚传,内力颇为深厚。”

    严朔方道:“公子要走,本人不敢强留。但是,取得小灵丹是上头给在下的任务,请理解!”

    曹耀兀立在徐海毅背后,紧紧把守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截断退路,

    徐海毅仰天哈哈一笑,道:“看来,今天在下要向紫峰清派的高手讨教几招了。”

    严朔方双手提至前胸,两脚分开稳稳钉于土地,道:“请!”

    突然,左边有几个人施展轻功,疾速本来,眨眼之间已至跟前。

    两男三女。

    严朔方心中一震,走前几步,抱拳道:“原来是中关村的彩霞三凤和深圳的铁甲双雄,幸会幸会。”

    彩霞三凤的名字分别为:孙彩凤,张美凤,黎婕凤。

    铁甲双雄分别是“铁拳”铁硬石,“铁脚”铁坚钢。

    铁硬石道:“客套话就不说了,大家心中有数,都是为小灵丹而来。无主之物,力强者得!这种东西,只能用拳头来决定归属。”

    他向浦东公子逼近两步,道:“徐海毅,你若不肯交出来,就先来品尝一下我的铁拳吧!”

    只见他全身一荡,突然往旁边一块大石迅速击出一拳!

    砰!一声巨响!

    大石被他一拳捣毁,碎成无数块小石!

    在场之人凛然一惊,暗道:“不愧是铁拳!好霸道!”

    铁拳道:“浦东公子,要不要试试我的拳头?”

    徐海毅脸色微变,退后一步,戒惧之意渐增!

    严朔方更是郁闷,心想:“上面这次可失算了,他们没想到,上海浦东,广东深圳,北京中关村都有高手来。”

    他扫望四周,心脑快速转动盘算,思考如何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突然,东面有人说道:“这个人吃饱没事干,无缘无故打石头,等会可能还会用头撞石柱。”

    声音从离此地三十米的大树上传来,听上去年纪应该五十之上,他置身茂盛的枝叶中,别人看不到相貌。

    西面有人应道:“他孔武有力,适合建筑行业,下次你建房子,算他一份。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去,见到三十米外的草地上一人直直坐着,那人黑衣黑裤黑皮肤,身材颇高,强健有力,年纪大概在四十至五十之间。

    两人发声中气充足,皆是内功强厚者。

    严朔方一见到那个黑种人,大吃一惊,高声道:“阁下可是南非国的蓝得理先生,人称南非腿王?”

    那人缓缓站起,右脚倏地抬高,连续向空中虚踢几下,啪啪有声,清脆响亮!雄浑劲霸!

    他道:“没错,我就是蓝得理,有人叫我为腿王,我接受了。因为,当之无愧!我的腿,真的特别厉害!特别棒!”

    严朔方道:“阁下从南非远道而来,难道就是为了这小灵丹。”

    蓝得理摇头道:“不是,我只不过是偶尔听到,便来凑凑热闹,想不到真的有这种奇药。给我吧,我有个朋友,他一定会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严朔方正想说话,树上那人叫道:“我们说好了,取走小灵丹后,通过下象棋决定归属!你别忘记!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,有条影子鬼魅般闪动,瞬息间兀立于众人面前!

    他的轻功如此拔类超群,众人都大为震惊!

    严朔方抱拳道:“阁下可是波兰的苏里境先生,人称爬云硕士?”

    那人笑道:“正是老夫。说来惭愧,现在的我还处在爬云阶段,相信不久便能练到腾云了。”

    严朔方心中一震,拱手道:“原来是波兰的武术达人,在下有礼了。您的师兄腾云博士没来吗?”

    苏里境哈哈一笑,却不回答,转身盯着浦东公子,右手伸出,道:“拿来!”

    徐海毅不自由主地后退一步,他听过苏里境的名字,刚才见他露了这一手轻身功夫,不愧“爬云”二字,自己的轻功跟他相比,还有很长的距离,但要乖乖交出宝物,却是心有不甘!

    倏地,苏里境快速向前扑出,然而,方向却是徐海毅的身后。

    只见他倏忽闪动,瞬息间重回原地,手中多了个人,他扔下那人,道:“鬼鬼祟祟躲着干嘛?”

    严朔方等一看,原来是个少年人。

    苏里境盯着地下少年,道:“功夫这么差劲,也学人家来夺宝。”

    少年说:“不是,你们误会了,我只是路过。”

    苏里境道:“你一早便躲在那里,还说是路过?”

    少年急道:“真的,我心中好奇,就一直听下去。”他爬起来,道:“我现在就走,可以吧?”

    苏里境冷冷盯着他,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少年行礼说道:“晚辈姓李,名草根,韩逸学派的派工。”

    苏里境眼光淡化,道:“派工?韩逸学派?”

    突然人影疾闪,快逾闪电,只听徐海毅惊呼一声,手上的瓷瓶已经被抢走!

    出手的人正是南非武术奇人蓝得理。

    他远远现在二十米外,笑着对波兰苏里境道:“走吧,回去下象棋。”

    根本没把其他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徐海毅怒火直冒,大喝一声,道:“接我一掌!”当先冲出,右掌向蓝得理迅疾劈下!

    这一掌含怒而发,集中了十成真力!

 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