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顶点小说网 www.223wx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师只给尹诏大将军面子,你现在可是尹大将军的女婿,招安必定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吧,”潘家铭惯常的纨绔式痞笑加上毫不遮掩的得意,看着简直欠揍。

    阮先生的居室同他人一样简洁利索,一张床、一套桌椅、一个一人高的小木柜、一个脸盆架子上放着木盆和棉巾,加上墙角的一个大木箱就是他的全部家当。

    若说有什么特色的话,就是那套一桌四椅,还有墙上的一幅自画像。

    一般人家的桌子都是圆桌,而阮先生屋里的是一张能坐四人的小方桌,既能用作餐桌,也能当成书桌,有客人来时还能坐在一起谈天下棋,倒是便宜。此刻桌上就摆着一套茶具、一个小瓷罐、还有一副棋盘。

    主客刚刚落座,一个小沙弥正好提了一壶开水进来,阮先生便取出小瓷罐里的茶叶开始泡茶。

    潘家铭复又站起身,走到那副自画像前欣赏那副画。

    画功说不上上乘,但人物的神韵和周围景致的磅礴都惟妙惟肖再现于纸上。

    画上的阮先生站在悬崖之上一览众山小,而他身后是灵邑寺有名的灵鸠峰大佛。这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野心吗?潘家铭心里暗自冷哼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站在悬崖之上,眺望云海山林,突然感慨人其实是那样的渺小。”阮先生一边斟茶,一边为潘家铭解释画那幅自画像时的情境。

    潘家铭不以为然:“和天地世间比起来,人是很渺小。但渺小如我,不管做什么,我都是我,这就是每个人的可贵之处。”

    阮先生:“……”这么富有佛理,呃,他一时还没琢磨明白的话,是纨绔之首铭世子说出来的?什么意思?是暗示什么吗?看样子又不像,还是故作高深?

    好吧,说实话,他打心眼里不是很看得上这位世子爷,只是会投胎,运气好,然后手里有鹰卫罢了。

    潘家铭似乎很喜欢那幅画,一边倒退着走过来伸手接茶,一边还盯着那幅画:“本世子看来,这幅自画像的最精妙之处在……哎呀哎呀对不住阮先生,你的手没事吧?没烫伤吧?”

    阮先生的脸都要扭曲了,整杯滚烫的茶诶,能没事吗?痞子就是痞子,接茶的基本礼仪都没有,活脱脱一个痞子纨绔!

    潘家铭反应快,一眼看到墙边脸盆架子上的盆里有水,连忙抓着阮先生的手腕将人拉过去,将他的双手浸入水中一会儿,才再拉出来查看:“有没有起泡?有没有烫掉皮?啊呀,这是出血了吗?”果然有红色胎记!玉先生?藏得可真深!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亏得铭世子反应快,”阮先生自己拿架子上的棉巾印干手上的水,别说,因为潘家铭反应快,这天气冷水还真是冰冷,手上除了皮肤还是很红外,并没有什么大问题,“这块是胎记不是血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萧峰给三人重新斟了茶,笑道:“他从小就调皮,经常受伤,倒是有经验。”

    一个有惊无险的意外小插曲之后,三人边下棋边谈事,定下了捐助的寒门学子人选。潘家铭取出银票数出一千五百两给阮先生,全然信任道:“依先生建议,此次就捐助五位来京赶考的学子,一人三百两应该够他们在京里这两个月的费用了吧?”

    “足够,连回乡的费用都够了,”阮先生道,“我们是助他们衣食无忧地在京备考,而不是让他们锦衣玉食,否则就失去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萧峰点头:“先生高见!这才是真正务实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潘家铭二人正准备离开,刚好有借住在灵邑寺的寒门学子来向阮先生求教,俩人婉拒了阮先生相送之意,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出了寺庙大门,潘家铭轻叹一口气:“果然是他。”

    萧峰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,不说阮先生的声音和手掌上胎记都对上了,就在刚才,他也发现了异常,这位阮先生只怕是内里有乾坤啊!

    “那个木箱的下面只怕不实,”萧峰道,他们明日一早就出发,那个木箱底下的秘密就只能等鹰卫给他们消息了。

    潘家铭一愣,他刚才的注意力都在那幅画上,倒是没有注意到那个木箱子。不过,萧峰一向比他心细,说心细如发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木箱的位置泥土没有压实凹陷的痕迹,”萧峰解释道,“可见是经常搬动的原因。”那屋子就是泥土地面,可没有铺青石什么的,如果那个椇木箱固定放在那里,那个位置的泥土肯定会被压出的痕迹,谁都知道椇木本身就很重,更别说里面还要放东西。为什么经常搬动呢?不言而喻。

章节目录

锦绣弃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顶点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双子座尧尧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子座尧尧并收藏锦绣弃妻最新章节